首页 新闻 教育 论坛 专题 健康 旅游 丽水视界 《丽水日报》 《处州晚报》
◎ 当前位置: 丽水网  >  旅游
游记:云景古道,午阴亭,没落了的古老驿站
http://www.lsnews.com.cn   2019-09-25    来源:我的传奇ifootprints

  从云和到景宁,两个县城之间画一直线,基本为南北向,略微偏东。这条直线的中间点,恰是泗洲岭。泗洲岭耸起两个山峰,夹持一个凹口。凹口不足两亩地大小,建有午阴亭,掐着云景古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景宁方向射来的阳光,云和方向推来的云海,在此汇集,实乃集天地之精华,铺万千之风光。

640 (56).jpg

  初春时节,一行人从云和出发,驱车至下武村,沿乡间公路至山寮自然村,然后望山步行,约一小时便达到午阴亭。沿途涧水畅畅,只闻其声,不见其形;枫树萧瑟,枝干巍峨,树叶全无;杉木挺拔,树形伟岸,经冬不凋;翠竹成片,覆盖山体,飒爽成韵。山体甚是陡峭,山道蜿蜒曲折,石块垒筑的台阶,无声诉说着千年风霜。有鸟在竹林里惊飞,鸣声更显山谷的清幽;有松鼠在树林间跳窜,动静彰显深山潜在的活力。山坳里,一树二树早开的杏花,纯白而炽烈,将春的信息传扬。

640 (57).jpg

  早在元月中旬,云和县新生代企业家联合会与杭州云和商会举办的新春年会上,举行了一场慈善拍卖会,征得捐赠品12件,拍得善款30余万元。此善款之用途,就是修缮午阴亭。今日之行,便是实地考察,谋划修缮之方案。随行者,有云和新生代企业家5人,云和政协黄育盛老师,以及安溪乡干部等人。寂寞的午阴亭,将如何迎接一群心怀善念的人?

640 (58).jpg

  从北侧登临,脱去树木的阴影,扑入阳光的拥抱,就遇见了午阴亭。占地300余平方米的建筑群,比想象中要大。石墙、门洞、古道、古碑、瓦面、断垣、破院、荒草,在阳光的照射下,构成一个三维立体的存在,光与影之间,书写着无限丰富的历史和传奇。

640 (59).jpg

  午阴亭,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凉亭,而是一个具有相当规制的驿站!一道12米长、2米宽的古道,将驿站分为对称的南北两半。北侧有三个开间,内外两进。外厅进深3.5米,人字梁木结构建筑,对着古道敞开,旅客在此可做短暂停留、稍事休息。穿过外厅,眼前是一片荒草,但外墙还在,想必过去是一个内厅,也许是客房。南侧是一堵石墙,中间有个石库门,进门有个走廊,然后是一个偌大的天井。过了天井,是一个三开间的人字梁房子,古代是否是餐饮用房?不得而知。现在这里的正中央,塑着三尊菩萨,中间一尊高大些,为泗洲大圣菩萨,左右两侧为两个女性菩萨,名号不详。据黄育盛老师考证,泗洲大圣乃西域僧人,世称“僧伽大师”,是观音的化身。因此,泗洲大圣菩萨也就是爱情之神,两侧两位女性菩萨,也就可以理解了。天井朝东围墙中间,也有一个石库门,门外是一块下降1米多的平地,约10米见方,建筑全无,杂草丛生,四周围墙尚存。想必这里,原是驿站的马厩或者库房吧。驿站朝向景宁方向的石拱门,保存完整,上有“松声”两字的石匾;而朝向云和方向的石拱门,早已倾坍,一个石匾躺在地上,上有“竹韵”两字。景宁方向的古道,松树挺拔;云和方向的古道,翠竹摇曳。松声,竹韵,既是实景,也是意境。

640 (62).jpg

640 (61).jpg

640 (60).jpg

  由此可见,午阴亭整个建筑外观像一个亭,内部却是一个完整的驿站,以“亭”名之,取其形象。但为何冠以“午阴”?《景宁县志》记载:“泗洲坳,又叫泗洲岭头……岭上设有午阴亭,昔立泗洲大圣神位,故名。”语意不详,令人费解啊!此乃驿站留给后人的一个谜。

  午阴亭内外,立有三块石碑,其中两块在天井里,并排立着,一块是“助缘碑”,一块是“缘租碑”,碑文渺漫,难于辨识,但可看出“同治”、“光绪”字样。由此推断,同治和光绪年间,驿站有过两次大的修缮。而厅外的亭碑,缺了三分之一,为景宁县绅士柳景元题撰。经黄育盛等先生认真考辨,碑文大意已得辨识。该碑文详细记述了民国八年,景宁一班乡绅,急公好义,修筑云景石阶古道,修缮午阴亭的全过程。但驿站何时始建?无从考证。此乃驿站给后人留下的第二个谜。

  午阴亭内,有一个石匾,现在成为水池的一个侧面,上面可以辨认出三个大字“雲镇雲”。也许这是天井朝东大门上的匾额。但这三个大字,是否完整?只有等清理时才能真相大白。唯此“雲镇雲”三字,其气势和意境,让人浮想联翩。如果这三字延伸至五字,为“景雲镇景雲”,那就更为精妙。前面“景雲”两字,为眼前之景,眼前之雲;后面“景雲”两字,为景宁云和两县之广袤山川大地。景色云海镇锁云景大地,气象何其万千,气势何其宏阔!此石匾,为驿站给我们留下的第三个谜。

640 (63).jpg

  在午阴亭内外兜兜转转,脚踩荒草,抚摸石墙,凝视石碑,远望群山,满脑子是古人在驿站上写下的诗文。王维的“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李白的“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玉阶空伫立,宿鸟归飞急。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陆游的“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自然还有李叔同的“长城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当然,我还想起了一个发生在驿站上的真实故事,在唐朝的陕西蓝田,有一个驿站叫蓝桥驿。大诗人元稹被贬五年后,奉诏还京,春风得意,在驿站上题诗一首:“泉溜才通疑夜磬,烧烟馀暖有春泥。千层玉帐铺松盖,五出银区印虎蹄。暗落金乌山渐黑,深埋粉堠路浑迷。心知魏阙无多地,十二琼楼百里西。”可是,八个月后,另一个大诗人白居易,自长安贬至江州,满怀失意,经过这里,读到了元稹这首律诗,于是感慨万千,提笔写了一首绝句《蓝桥驿见元九诗》:“蓝桥春雪君归日,秦岭秋风我去时。每到驿亭先下马,循墙绕柱觅君诗。”两种官运,两种心境,相遇驿站,成为千古佳话。由此可见,驿站文化,源远流长。

  午阴亭的石壁上没有诗,但这里的驿站文化同样丰富深厚。遥想古代畲民,从景宁敕木山迁居到云和雾溪平阳岗,必然经由此地。明朝景泰三年,云和景宁同时建县,此后数百年,官府文书和军事情报,都经由此处邮递送达,来往官员和学子商旅,都在这里歇息、补给。悠久的历史长河里,遇到战争年间,军队从这里经过;饥荒年辰,灾民从这里翻越,去远方寻求生存的希望。清朝末年,景宁的优秀学子,从这里走出大山,远赴日本留学,参与民主革命,又从这里返回故乡,播撒新时代的种子。午阴亭,在漫长的历史中,默默记载着云景两县生民的喜悦、希望、友情、辛劳。

  时至今日,发达的现代交通让古老的驿站没落了,曾经忙碌的驿站终于可以躲进历史深处休息了。但驿站所生成、凝聚的文化,就像王维李白元稹白居易陆游的诗词一样,可以永远传诵,光照千秋。云和新生代企业家发起募集善款,修缮午阴亭,其意义和价值就在此。

  树枝上的新芽,宣告冬天的结束,春已到午阴亭。


〖来源:我的传奇ifootprints | 编辑:吴俊 | 责任编辑:叶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