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教育 论坛 专题 健康 旅游 丽水视界 《丽水日报》 《处州晚报》
◎ 当前位置: 丽水网  >  旅游
咋那喽!骨子里的一段乡音,是寄托缙云游子的桑梓地
http://www.lsnews.com.cn   2019-11-08    来源:缙云优生活

  一屡乡音寄乡愁

  最近,我忽然发现自己每次看书时,都会自然而然用家乡话的语调来默念,而且朋友们也不止一次的取笑我的普通话太菜了,总是带有方言的痕迹,我的自信心瞬间遭受了一万点暴击。

  也曾试图用拼音输入法积累起来的那点拼音基础来慢慢消灭口音,发现一切都是徒劳的,只能仰天长叹:方言的力量实在太强大了。

640 (77).jpg

  我生在山村,在乡音的围绕中长大,直到小学一年级,才在村小第一次接触到普通话,由于山村小学条件简陋师资力量薄弱,从农村中选拔的老师本身就是一口半土不洋的普通话,带出来的学生自然也就同一版本了,我想我的普通话基础就是那个时候被老师连带跑偏的。虽然老师不止一次的说“学好普通话,走遍天下都不怕”,可是我始终固执的认定乡音是世界上最美的声音。

640 (78).jpg

  这样,在家乡的小镇一直读完初中高中,日常接触的也就只有普通话和家乡话,两套发音系统在教室内和教室外自由切换,并行不悖。毕业后先到武义父亲的单位代了一段时间的班,科室里的那些个职工基本来自省内各县,没接受过什么高等教育,因此平时都是用带着浓重地方口音的普通话交流,一时间诸暨版普通话、永康版普通话、东阳版普通话、还有武义本地版普通话汇聚一室,非常有趣,好在彼此大体都能听懂,交流起来并无障碍,这也让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小小一个浙江省就有那么多的方言,那么每一种方言一定是那个地方人心中最美的乡音了。


  短暂的代工生涯后,在杨钰莹的那首《外来妹》响彻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的那年,我抱着想去外面看看的愿望跟随南下的打工大军到了东莞,接触到了一种叫做粤语的新方言,当时在我内心里,粤语是神秘的,同时又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因为早在80年代末期时的粤语唱片和港产电视连续剧已经在大陆掀起了一阵接一阵的粤语热潮。只可惜我的语言天赋太差,和当地人的交流只能用跛脚的粤语加普通话来实现。由于当时还没有QQ和微信这样的社交平台,而且没有像四川河南人那样到处都是老乡,所以去家千里的我想家时,只能拨通家乡亲友的电话听听让我魂牵梦绕的乡音。

640.png

  后来去了汕头,接触到了据说有18个声母、61个韵母、8个声调的号称史上最难的潮汕话,从开始的鸡同鸭讲鹦鹉学舌,到后来的能听懂个七八成,我足足用了十几年的时间。汕头虽然有数以万计的外来务工者,可我却极少遇到家乡人,每次听到河南人江西人可以在这里随时随地跟老乡用他们的方言谈天说地,便格外的想念属于我自己的家乡话。
  记得多年前有一次去易初莲花超市购物,在上行的电梯上,我隐隐约约听到隔壁下行的电梯上传来几句久违的乡音,刹那间,仿佛有种难以用文字来表达的亲切感充溢在胸口,电梯升到二楼后,我不由自主的跑到下行的电梯口,等我追到超市门口外的广场时,已经找不到刚才用缙云话交谈的人,想想自己刚才的举动,不禁莞尔。是的,他乡遇老乡,即使彼此并不相识,只要有一缕浓重的乡音飘过耳际,就会迅速拉近心灵的距离,带来一阵惊喜、一种温暖。
  说话带口音,那是乡音,有乡音的人是幸福的,因为他们背后都有一个叫做“故乡”的港湾,那里标注着自己的来处。有人说乡愁是一种离家才有的感觉,以回家距离和难度对应其浓度系数,那么乡音一定是天涯倦客们随身携带的最顽固的乡愁,是风尘游子们与家乡无缝对接的情感载体。

640 (79).jpg

  离开家乡20多年,南北东西,五方杂处,我以为乡音早已在羁泊他乡的日子里发渐行渐远,却没想到,它一直隐匿在我心灵的最深处,非但没有跟着时空旅程的拉长而疏远,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加根深蒂固,在不经意间与乡愁一起泛滥成灾。无论你在外遭受多大的委屈,一听到乡音便笃定安然。无论你在哪里,听到乡音,就会想家。
〖来源:缙云优生活 | 编辑:吴俊 | 责任编辑:叶捷〗